主页 > 新闻门户网 >你的梦想到底浪费的是谁的生命 >
你的梦想到底浪费的是谁的生命

2020-06-18


「你有当过背包客吗?」他带着轻笑瞪着我问。


「你搞懂提案的意思了吗?」我带着笑直视着他,但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。

这是我在帮一个旅行计画当评审时发生的插曲,突然想起,便来啰唆几句。

这个计画的主办单位,以某个特定的国家为旅行目的地,报名的人可以自由选择在那个国家中想去的地方,只要你的计画够屌,就可以得到旅费,前提是你得要在那完成一部纪录短片,不过,内容和拍摄时间全部自由,只要赶得回来参加决赛就行。

这个活动已经办了好几届,那届我被邀请担任複审和决选的评审。当主办单位介绍完活动办法后,我真的下巴要掉下来。「怎幺会有那幺好的事啊?」我吶喊,等于是有人赞助旅费任你去圆梦耶,「现在的人也太幸福了吧!」我继续吶喊。

重点是,主办单位希望广纳各方有想法的好手,所以报名的时候,只要提供1000字以内的简单说明就可以了,够有想法,就可以进入複审,接下来的实力,就得在複审面试的时候,和各方好手拼个高下。

那个面带轻笑瞪着我问:「你有当过背包客吗?」的人,就是参加複审面试的其中一个参赛者。他的1000字说明文中,说他最大的梦想,是要到某个城市去体验当地年轻人的生活和台湾年轻人有什幺不同。

官方网站在说明中,强调每个参加複审的人,要备好具体的纪录片企划方向,还有详细的旅程规划,也必须接受评审严格的询问,毕竟各方好手数十组,我们得严选。

其他的评审老师来自各个领域,有导演、艺术家、作家、旅行家等等。我们藉由各自领域的经验,用不同的角度发问和给建议。

我主持了好几年旅游节目,大部分跑异国偏乡小岛,也主持了多年的广播和电视,这次的评审,我就负责站在娱乐媒体的立场,希望能引导每个参赛者找到一个能吸引人好奇的企划重点,增加更多被其他评审注意和询问的机会。

每个参赛者都超级专业的拿出看家本领,在有限的面试时间中,尽可能的说明自己的梦想,解释自己的提案,好说服评审让他的提案通过。

但那个人,只是不断重複的说,他想要去体验当地的不同。

「有这幺多地方,为什幺你会选这里呢?」评审基本款的题目,「我得到了才知道哪里不同啊。」而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每个评审,这成了他的基本款答案。

我忍不住换个方式问:「你觉得哪里不同,会让你好奇想要去呢?」。

「你有当过背包客吗?」所以他这幺问了,虽然带着轻笑,但瞪着我。「就是要边走边看啊。」他说。

「你搞懂提案的意思了吗?」我想要这幺问。

如果你今天来到这里,只能重複说着你报名时写好的那1000字的简单说明,那我叫siri唸给我听就好了,我干嘛花那幺多时间还帮你上网研究你想去的那个地方,到底和其他地方有什幺不同?哪里好玩、有什幺可以体验呢?

是的,这些东西只要你愿意先上网搜寻一下就会有了,而且官方网站上都有举例。

其中一个评审,几乎会问每一组参赛者:「你看过哪部台湾纪录片?」,就拿大家回答最多的一部《看见台湾》来说吧,当初齐柏林导演绝对不是因为「想看看从天空看台湾有什幺不同」,就决定花大把银子去拍这幺一部纪录片吧?他就是先在天空中看见台湾满目苍夷的模样,于是他决定投入金钱与时间,非得好好的看看,到底发生了什幺事。

夺得柏林影展泰迪熊评审奖的台湾纪录片《日常对话》的导演,也绝对不是跟投资者说:「我想跟我妈聊聊天,要聊了才知道我能给你什幺喔。」(黄惠侦导演虽然拍了妈妈很多年,但直到出现投资者,才迫使自己让这部纪录片完成)。

每个人都有梦想,每个人都对圆梦过程的一切很在意、很敏感。谁帮助过自己、谁打压过自己、谁看轻过自己…都会谨记在心。

但你有没有仔细看过自己追寻梦想的样子呢?

所谓的帮助、打压、看轻,到底是谁给自己的?到头来能让梦想落实的,是自己,不是任何别人。

你可以瞪着我,质问我有没有当过背包客,我也可以瞪着你,质问你为什幺不事先準备好提案,而要这样浪费大家的时间。

但是我没有这幺做,因为那个梦想是你的,不是我的。

毕业季即将到来,身边原本是以打工身份一起工作的学生伙伴,都纷纷面临即将投入真正职场的挑战,看见他们对生活的抱怨,就想起这个已经结束的计画,便对身边年轻的伙伴叨唸了一下。

那天我看着这个已经即将三十岁的人,笑着跟他说了声「谢谢」,真心谢谢他让我可以谨惕自己千万不要懈怠。

对了,我每次自己旅行几乎都是背包客喔。

你的梦想到底浪费的是谁的生命

图说:翻白眼还是要美美的。(本人提供)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